走訪紙業 求新求變 — 建華紙行的「中間路線」

走訪建華紙行有限公司(下稱建華紙行),看著擺放在會議室桌上一本本以不同紙張所印製的書籍,由常見的粉紙到近年新興的輕塗紙,把建華紙行總經理屈曉昕對於紙行發展的新想法—「求新求變」表露無遺。

文 / 部分圖片 • 郭曉君

紙張超級市場

屈曉昕

屈曉昕 • 小檔案
現為建華紙行有限公司總經理,曾任香港紙業商會司庫一職。曾經從事土木工程工作,後來希望有所突破,嘗試經營家族紙業生意。剛剛從事紙業時正值香港紙業的調整期,故此希望透過「求新求變」以帶領紙行繼續發展。

大環境面對重大挑戰。面對市民對紙張需求下降、紙張利潤減少,以致業界競爭越發激烈的大環境,屈曉昕便決定「求新求變」,以適應當時紙業日漸縮小的規模。

貴精不貴多

屈曉昕認為,當時對於中、小型的紙行,其實是個機遇。由於紙行規模不算太大,便也「轉身輕巧」,能較易改變經營方式。當下,建華紙行決定要以產品的「獨特性」作為公司的主要發展目標,為客戶提供不一般而成本稍高的紙張以供選擇。幾年過去,這種「貴精不貴多」的經營手法湊效,屈曉昕欣慰當時的決定正確,為建華紙行的發展方向作出了重要的轉變。

三大系列

談到建華紙行近年的主要發展,不得不提其重點供應的「三大系列」。首先,為較常見的輕質紙與米色紙。在輕質紙方面,其特質在於克重低而身輕,而且印製效果不差,方便閱讀。成本方面,這種紙張不比一般紙張貴,而且郵寄便宜,適合大量運輸。因此,輕質紙滿足同樣希望求新求變的書商的願望,能夠為他們提供可以維持書本體積但無論重量還是成本都較低的獨有優勢。

傳统題材的書採用米色紙

傳统題材的書採用米色紙

至於米色紙,屈曉昕指使用米色紙或軟白色紙張而非高白紙張大概二、三十年前已在台灣興起。當時台灣出版業十分興旺,同時可能受日本文化所影響,便開始流行這種閱讀時紙色較令人舒服的紙張。建華紙行看準當年市場上這類紙的空隙,便加以引入。即使近年香港有紙行推出效果相近的紙張、內地市場亦開始製造,但由於總銷量佔市場較少比例,而且米色紙成本較白紙高,大型紙行較少引入。所以,建華紙行依然繼續由台灣引入,為客戶多提供一個選擇。言談間他更透露了一種有趣的現象:由於成本效益的考量,書商大多用這種紙張印製較受歡迎的書籍,一方面以期這些銷情不俗的書籍能夠顯示較高的質量,以供讀者選購;另一方面亦能用米色纸凸顯書籍較高的檔次。

第三種為尚在發展階段的輕塗紙。這種紙適用於需要色彩豐富的圖像或文字的印製品,例如旅遊書、兒童書與烹飪書,便是這種紙的主要針對象。如上述所言,不少書商在近年亦一直求新求變,希望為讀者提供質量有所進步、效果有所變化的產品。不少圖文色彩豐富的書籍已經沿用粉紙多年,成為了書商希望改變的一項。而輕塗紙的出現正為他們提供了一個選擇,以作替代之用。

不同題材的書也採用輕質紙

不同題材的書也採用輕質紙

發展中間路線

現在香港也有數間紙行引入輕塗紙,這種紙張儼然成為紙業的新趨勢。但是,把它當作花紋紙的情況亦漸漸浮現。雖然輕塗紙能夠印製出效果接近粉紙、色彩效果不錯的產品,但由於紙張自歐洲引入,成本頗高,所以未能大量生產,便出現被當成花紋紙的情況。在屈曉昕立場而言,他不希望市場出現這種兩極化的情況,他認為部分輕塗紙有漲身成分,所用克重不高,成本因而能稍作下調,較接近一般書籍能負擔的範圍,故不應被視作花紋紙。

建華紙行這幾年正針對這三大系列提供多樣選擇予客戶,並努力發展「中間路線」,希望在普通紙與花紋紙之間的位置多置一種等級,一種大多客戶都能負擔的等級。由以上可見,這三大系列的主張,都是為了配合市場上的變化,以滿足書商與市民的需求。在紙業的調整期期間,能夠求新求變,令紙行走出相互競爭的困局。這種發展路線,無疑亦是屈曉昕為了讓建華紙行能夠不被市場牽著走,而是能夠與客戶相互「合作」而決定的方向。

為紙業平反

輕塗紙展現出色彩鮮豔的食物相片

輕塗紙展現出色彩鮮豔的食物相片

談到紙業,不得不提近年大眾常常討論的樹木問題與環保問題。對此,屈曉昕認為應為業界稍作平反。他強調,現時中型以上的紙廠,無論於國內國外,其實都受到大眾與團體嚴格看管,不會傷害具高生態價值的樹木。他解釋道,現時紙廠一般使用有良好管理的森林的樹木;換言之,他們只會使用專門用作紙漿的樹木,而這些森林亦會栽種與被使用數量相若的樹木,就像食菜蔬一樣,可用完再種。

至於環保問題,歐洲有制度完善的環保條例;而亞洲亦在受社會敦促下,努力改善紙廠所帶來的污染問題。不少人會把紙品與電子產品作比較,認為由於有造紙過程產生嚴重污染問題,故使用電子產品較為環保。對此,屈曉昕提出了另一個觀點。無可否認,紙品有其不足之處,但是紙張基乎都能分解,回到自然。與此同時,他認為電子產品亦並未做到完全環保。畢竟產品損毀後亦需要丟棄,部份甚至只能棄置於堆填區,同樣會帶來污染問題。所以,他認為兩者都有其優缺點,希望大眾不要以偏概全。

不談未來,努力當下

問到建華紙行未來的發展計劃,屈曉昕認為紙業與其相關行業的變化實在太大,未能具體指出太長遠的計劃。但是,對於可視的將來而言,建華紙行會繼續發展「中間路線」,發掘不一樣的選擇予普羅大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