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開始想念這樣的印刷味道 專訪樂田活版工房負責人黃宗堂先生

文 • 郭曉君 / 圖 • 黃宗堂

黃宗堂和父親黃坤成活版印刷在台灣消失過一段長時間,時間的流逝仿佛曾經令這種印刷技術被淘汰,但是人們在多年以後卻開始想念這樣的印刷味道,令它重現曙光。出生自活版印刷的家庭,曾從事建築3D動畫的黃宗堂,亦因為想找回家裡以前的活版印刷設備與活字,重操家中故業,期望能活化行業,讓活版印刷得以承傳。

童年生活中的活版印刷與之後消失的十多年

父親黃坤成從事活字排版印刷多年,使黃宗堂從小就在鉛字堆長大,父親常把一個個活字空鉛拿給他,卻被他當成積木玩具把玩。真正動手接觸活字排版,已然是高中一年級的實習作業。當時黃宗堂初次接觸烤松香的傳統凸字效果技術,印製自己專屬的名片;父親又讓他到印刷廠實習,希望他學以致用,接手自己的家業。

好景不常,在黃宗堂高中三年級之際,電腦剛好興起,緩慢的手工印刷流程,一瞬間被迅速的電腦取代。黃宗堂為此與父親發生過不少爭執,爭論是否要繼續保留家裡那些傳統設備及排版技術。最後,在黃宗堂退伍之時,父親把家裡的活字和設備都當成廢鐵捐贈出去;而他自己亦進入了百貨公司從事櫥窗陳列設計,在崗位上整整十年。

在這期間,黃宗堂又製作了在Google Earth上享負盛名的台灣建築與物件,令他在台灣建築3D界聲名大噪。在2010年,當黃宗堂看到日星鑄字行的活字保存在媒體中開始曝光,激起了他想要找回家裡曾經擁有的活版設備與活字的心思。這亦是他別過活版印刷十多年後一個重要的轉捩點。

回到活字排版印刷的世界

黃宗堂的父親黃坤成

黃宗堂的父親黃坤成

2012年起,黃宗堂花了整整三年時間,把從小在家裡看見的活版印刷工具及印刷機慢慢蒐集與購入,並於2015年秋天成立樂田活版工房,正式重回這對他影響尤其深遠的行業當中。

雖然找回失去的部件過程十分困難,但他始終認為活字的美是其他印刷方式無法取代的,應該要好好留住。再者,他堅信自己可以把家裡的設備找回來,向父親剖白自己想跟他學好活版印刷的想法。為了發展這項事業,黃宗堂開始跟從父親學習活字排版技術;同時,他又與大學同學合作,把插畫及活版印刷融合,讓活版印刷更富設計感與質感。

 

活版印刷所帶來的成功感

黃宗堂仍然保留父親四十多年前的名片

黃宗堂仍然保留父親四十多年前的名片

要放下自己從事了十多年的建築3D動畫事業並不容易,因此活版印刷自身的吸引力之大,對黃宗堂而言不容忽視。黃宗堂認為,活版印刷的印刷方式,用活字與紙張直接接觸,因而呈現凹凸的印刷效果,有著自然的樸實感,令他深深著迷。為了能將活字排版豐富的文化內涵保存起來並推廣活版印刷文化,黃宗堂希望在加入富時代感的插畫之後,也能同時保存用活字來創作的區塊,因為這才是「真正活版印刷的精神所在」。

黃宗堂把這個過程比喻成孕育自己的小孩,從發想到實現作品的過程,讓他可以深刻感受這種感覺。活版印刷為他所帶來的滿足感,不言而喻。

迎難而上

要把鉛字堆重新蒐集,黃宗堂花費了很多心力

要把鉛字堆重新蒐集,黃宗堂花費了很多心力

雖然活版印刷為黃宗堂帶來不少滿足感,但要保存一項曾經基乎斷層的技術與文化,實在並非易事。首先,為硬件上的問題。找回被當成廢鐵賣掉的一組組活字、早期使用的印刷機等,都花了黃宗堂很多心力。幸好,透過綠藝(海外)制作創辦人蔡榮照先生與光華印務負責人任偉生先生的幫忙,他終能順利添置器材;另外,彰化有位老師傅更願意將自己所持的活字轉讓給他使用,令他可以專注學習、好好鑽研。

其次,技術問題亦是他需要克服的難題。他在與作為活字排版老師傅的父親相處的記憶中,開始摸索中文活字排版—活版印刷的核心技術;他又因為與蔡榮照及任偉生相識的機遇下,學習到風車印刷機的操作。除此之外,零件的損耗亦是一大問題。為免因此而影響印刷的品質,黃宗堂花了許多時間在網站與論壇詢問及閱讀大量相關資料來解決各項問題。得到零件的相關數據後,他找到台灣可以製作出一模一樣的零件來使用的工廠;同時,他亦利用自身繪製三維(3D)模型的專業技能,將部分零件透過3D列印來輔助,使零件無須開模即可讓印刷機運作正常。這種種機遇與不懈的努力讓黃宗堂克服困難,迎難而上。

目前與未來的計劃

過去黃宗堂曾與香港的dittoditto工作室及日本的明晃活版印刷交流活版印刷的心得

過去黃宗堂曾與香港的dittoditto工作室及日本的明晃活版印刷交流活版印刷的心得

雖然工作室目前作品數量不多,但他們積極透過與其他地方從事活版印刷的團體交流、參加台中的市集活動,向大眾推廣這項技術。

談到工作室近來的活版印刷設計作品,黃宗堂介紹了工作室為了慶祝二代車站開站一百週年記念的「百年風活」項目。他計劃透過自身對台灣這片土地的情感,把情懷記錄成畫面跟文字。他希望讓購買他們作品的顧客能更加認識台中這瑰寶的故事。同時,他又想透過每一件作品,令人們更加了解文史跟現況的比對。樂田活版工房已於四月份推出了前導版的卡片組,十一月更會發行一系列的活版印刷商品。

黃宗堂亦開始蒐集民國初及台灣日治時期的文獻,期待自己未來能將這些知識跟實務技術,用書本的方式寫下來,也可以讓活版印刷技術流傳下去。現時,他的工作室每個月也會舉辦參訪團,帶領親子共學團或是文化團體辦的導賞團前來工作室體驗活版印刷,希望令參加者對活版印刷的認識加深。長遠而言,他希望台灣有一天也能舉辦活版印刷節,讓更多活版工作室互相交流,使之成為固定活動,讓參與的市民更認識各地對於活版印刷的保存及活化。

 

香港印藝學會主席蔡榮照的話:一位台中的印刷人

2016年聖誕節樂田活版工房曾與童木形色合作,聯手發行限量活版印刷聖誕紀念卡

2016年聖誕節樂田活版工房曾與童木形色合作,聯手發行限量活版印刷聖誕紀念卡

「在Facebook因切磋交流活版印刷而認識,他更親自飛到香港,了解更多關於活版印刷技巧,對於活版印刷的活化及重生,充滿熱誠!(黃宗堂) 非常值得我們香港印刷企業借鏡,亦希望借助他的故事,令香港年輕人作為榜樣,對於專注自己事業發展態度,有著一個成功示範。」

後記

實在要感謝身在台灣的黃先生願意以電郵形式接受我們的訪問。字裡行間,不難發現難他對於活版印刷的熱誠與情感。

最近,黃先生在工作室的專頁寫下了一句:「在小朋友眼裡,它們是小積木。在我自己眼裡,它們是老朋友。」由這句話可以看到,他對活版印刷的感情已與日俱增,今非昔比。得知他以插畫與活版印刷相互結合的意念,衷心希望他能帶領活版印刷技術邁進新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