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經浪潮的設計師 — 廖仕強

廖仕強邀請本會到他家中進行訪問

廖仕強邀請本會到他家中進行訪問

現今香港藝術界百花齊放,插畫藝術家大多以電腦作為傳播媒介,作品深受年青人歡迎。但是,遙想七十年代,全港幾乎沒有全職插畫師,少數的插畫師往往成為廣告界的寵兒,廖仕強 (Sky Liu) 便是其中一人。本會是次有幸採訪退休設計師廖仕強,請他向我們分享他的創作生涯的幾次高低起伏與其重要作品的背後故事。

少年得志與第一次低潮

在廖仕強眼中,繪畫以天份為重,勤力為輔。所以,他從來沒有上過畫班或設計課程,七十年代初憑著自己參加過大大小小比賽的獎狀前往見工面試,順利入行。當時,公司的薪金不高,為了購買甚感興趣的插畫書,廖仕強接下不少兼職插畫工作。他回憶到,由於當時的插畫師少之又少,只要稍有名氣便會變得十分「搶手」。因此,當時兼職插畫所得的酬金,比他的全職工作的三百元薪金高得多,讓他能買到不少昂貴的插畫書籍,滿足自己的興趣。

由於沒有畫畫風格的限制,廖仕強笑稱自己是「萬能Output機」。他續提到,八十年代初,廣告公司與當時的大環境喜歡外國風格的插畫,他遂自薦能夠駕馭所有畫風,標榜自己能畫出西洋風格,以爭取更多機會。說道這段往事,廖仕強形容當時屬「少年得志」,更向我們展示他當時的畫作,作品的確與國外的插畫十分相似,沒有本土的「土味」。拜訪當天,廖仕強取出一分他往年用作接洽廣告商的作品目錄,畫作風格包羅萬有,難怪他對自己的能力滿有信心。

同一時間,廖仕強成為了在職廣告公司的美術總監;及後因為人事問題離開,然後加入朋友的公司,成為其中一個生意伙伴。當時公司的發展十分順利,便不斷膨脹、發展不同的業務。公司當時發展字型設計,設計及製作一套字公司便能賺取七十萬,當時更賣出了十多套,利潤極為可觀,成為了他第一個事業高峰。然而,這亦令公司過度擴張、營運資金不足,最終在八十年代末倒閉。回憶這次低潮,廖仕強認為營運公司需要不斷開會、工作十分繁瑣,亦剝奪了他一直進行的兼職插畫工作,令他十分辛苦;同時,他又以數學符號形容:他一向只會「加數」(手繪作品的本行),突然要他處理「乘數」(面對營運的種種數字、電子化的技術問題),他不可能妥善處理,最後要賣樓遣散員工清盤收場。

廖仕強喜歡手繪創作,畫作風格包羅萬有。(兩圖並排)

廖仕強喜歡手繪創作,畫作風格包羅萬有。(兩圖並排)

長勝將軍與第二次低潮

廖仕強與本會主席蔡榮照合影,背景為廖仕強水墨畫作品

廖仕強與本會主席蔡榮照合影,背景為廖仕強水墨畫作品

樂觀的廖仕強很快從頭來過,如他所言,他「甚麼也能畫」。這次,他踏足房地產界,畫起賣樓書、樓盤圖則與樓盤廣告,迎來他事業的第二個高峰。七十年代末中國改革開放,令八、九十年代建設如雨後春荀一樣,廖仕強把握機會,為一張張樓盤平面圖加上視覺效果,繼續他的「加數」工作。他不諱言繪製樓盤圖則是一項低科技的「加數」工作,一旦畫錯便需要從頭再來,十分辛苦。但是由於當時市場需求大,在香港早已累積名氣的廖仕強所參與畫圖的樓盤,往往很快賣完,工作一下子暴增,連內地書記亦指定地產發展商找他畫圖。由於經廖仕強設計及製作的樓盤廣告,很快售罄,有發展商甚至讓他參與一塊地皮的全盤策劃。除設計製作外,尚包括媒介、室内設計、買賣用料、銷售、圖則、發展研究等項目,為此,先後承包了樟木頭茘景山莊500畝、惠州市富之頁集團1000畝地的全盤策劃工作,發展商視他為「長勝將軍」。

在九零年代初至九七年前廖仕強一直與內地樓盤合作,然而,九六年開始一些「爛尾盤」漸漸出現,樓盤難以賣出;同時,一直合作、負責接洽生意的伙伴過世、内地發展商竟突然反目,很多應收數項不償,廖仕強再次面臨嚴重的財政問題。這一次的低潮又讓他不得不賣掉樓宇還債,資產再次成為泡沫。回憶這段艱難時期,廖仕強比喻自己人生就像過山車般,上山、下山,高低起伏。

「香港萬歲」、「貓城品牌」與退休生活

「香港萬歲」地圖大受歡迎,為此廖仕強設計了不同版本

「香港萬歲」地圖大受歡迎,為此廖仕強設計了不同版本

每一次低潮過後,廖仕強總會找到新機遇。2003年,面對非典型肺炎襲港,港人的心情都很低落。當時,廖仕強經歷完事業低潮,生活較為空閒,憑著他本來就喜歡實幹的性格,「香港萬歲」地圖的意念隨即萌生。廖仕強希望透過自己的畫畫才能,畫出一些有趣的作品,展現香港的優勢。於是,他手繪香港地圖,並將香港的環境、交通、名人成就、歷史故事等盡寫畫中,希望以此為低落的港人打氣。地圖完成後,引來了極大迴響,不少酒店都會放置這分地圖供遊客索取;他更設計了特別版本、並翻譯成不同語言,深受歡迎。後來廖仕強與筆者分享,地圖相片輾轉相傳到地鐵公司,得到管理層青睞,正值香港地鐵二十五周年紀念,地鐵公司便將圖片拆成多面,貼在八卡列車之上,加入「唱好香港」行列,在觀塘線行駛了一整年。

「貓城品牌」產品:MAO語錄、世說貓語

「貓城品牌」產品:MAO語錄、世說貓語

至於「貓城品牌」的出現,則由另一個機遇使然。雖然以往的工作十分忙碌,但廖仕強一直有參與義工活動。彼時,廖仕強認識了一位小兒麻痺症康復者,對方想成立慈善機構,並邀請他加入。這對廖仕強而言,無疑又是一次重大的挑戰。以往一直接觸商業工作,這次卻要處理慈善工作,連合作的同事基乎都是傷殘人士,徹底改變了他過往的工作環境與模式。

2004年,堅毅忍者障殘人士國際互助協會正式成立。廖仕強的「貓城品牌」亦在此誕生。在建立品牌之前,廖仕強尋找了很多成功的傷殘人士作顧問,仔細聽取他們的故事與了解他們的困難。同時,他又作了許多調查,了解大眾喜愛。最後,他以貓有九命的寓意,設計了代表著七種不同界別的障殘人士(分別是肢障、視障、聽障、智障、精神病患者及痙攣人士)的「堅毅貓」。廖仕強為「貓城品牌」設計了很多產品,一方面以正能量向社會宣揚殘而不廢的精神,一方面希望透過商品發展為慈善機構募款。

廖仕強與一眾同獲設計師殊榮得獎者合影(左起:廖仕強、余奉祖、麥雅端、葉小卡、李躍華)

廖仕強與一眾同獲設計師殊榮得獎者合影(左起:廖仕強、余奉祖、麥雅端、葉小卡、李躍華)

直至2010年,廖仕強在慈善機構退休, 2013年也停止在《經濟日報》長達六年的貓城專欄連載。即使已經退休,廖仕強仍然馬不停蹄出席大大小小的慈善活動與獲邀進行創作,當中數2012年為澳門旅遊局主催、文華東方暨置地公司主辦的煙火節扭計骰壁畫行動最教人印象深刻。當時,廖仕強獲邀為壁畫設計及創作,壁畫呎寸約為10呎×200呎,由廖仕強在草圖繪上澳門特有十多個景點,並由扭計骰大師Mr.Josh Chalom及多名扭計骰專家在數小內按圖扭計,最後完成了80000個扭計骰的扭計骰壁畫行動,更打破健力士世界紀錄,成果教他十分滿足。同時,「貓城品牌」的精神並沒有完結,廖仕強不時在臉書上分享以往的「堅毅貓」畫作,加上自己的隨筆書寫,繼續傳遞正面訊息予大眾。

後記

與廖仕強先生進行訪問,最深刻的就是他談及失敗的淡然、重新振作的樂觀。或許就如他在日記式的作品《世說貓語》所寫:「我們雖然各有缺陷,但都各有專業,樂觀熱誠。」筆者相信他的際遇除了幸運外,更是因為他長久堅持以他的專業做事,讓畫畫的專長始終能夠發光發亮。

廖仕強先生小檔案

廖仕強,於七十年代正式入行,曾任插畫師、又從事過字型設計、樓宇圖樣設計,並於九十年代在廣東為多個小區發展提供設計概念。曾在1975年憑水墨畫作得到年第一屆香港當代藝術雙年獎;2009年得到十大設計師殊榮;其作品至今獲獎逾百餘項。2012年憑著參與澳門扭計骰壁畫作品打破健力士世界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