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無處不在,市場應用決定行業發展方向」專訪EFI大中華區總裁王兵

EFI大中華區總裁王兵博士

EFI大中華區總裁王兵博士

Electronics For Imaging(下稱EFI)一直以發展軟件業務聞名,近年則大力發展列印產品組合、進入廣告標識、紡織、陶瓷、包裝等市場業務,這種轉變是否意味著公司的轉型﹖這又反映了市場對於產品需求有甚麼變化﹖本會是次有幸訪問EFI大中華區總裁王兵博士,以了解EFI大中華區近年的業務發展與未來計劃,同時了解他對於香港印刷市場與自身工作的看法。

文、部分圖片 • 郭曉君
圖 • EFI

EFI給了我一個新的想法」

由擔任其他公司的大中華區總裁轉到EFI接任大中華區總裁工作,EFI有何吸引力實在令人好奇。對此,王兵表示EFI給了他對行業一個新的想法。當日他離開舊公司後,EFI找他商談合作事宜。他曾對EFI的業務存有疑問,不大了解公司的營運模式,當時EFI技術總監的回應令他對於行業的營運方法有了新的看法。對方指,「其實現時全世界的工業都是依靠應用而來、都是由市場帶動;換言之,EFI會先了解市場需求,然後再找合適的墨水,最後才尋找配合墨水的噴頭」。

這說法令王兵十分驚訝,因為按他以往豐富的經驗,大多公司都是先發展核心技術,看看自己有甚麼噴頭、做出合適的墨水,然後決定向客戶提供甚麼服務。他直言,這種站在更高高度察看市場對於應用需求的發展方針,成功說服了他。正是這種與以往截然不同的想法,引起了王兵的興趣,決定加入EFI。

由擔任其他公司的大中華區總裁轉到EFI接任大中華區總裁工作,EFI有何吸引力實在令人好奇。對此,王兵表示EFI給了他對行業一個新的想法。當日他離開舊公司後,EFI找他商談合作事宜。他曾對EFI的業務存有疑問,不大了解公司的營運模式,當時EFI技術總監的回應令他對於行業的營運方法有了新的看法。對方指,「其實現時全世界的工業都是依靠應用而來、都是由市場帶動;換言之,EFI會先了解市場需求,然後再找合適的墨水,最後才尋找配合墨水的噴頭」。

這說法令王兵十分驚訝,因為按他以往豐富的經驗,大多公司都是先發展核心技術,看看自己有甚麼噴頭、做出合適的墨水,然後決定向客戶提供甚麼服務。他直言,這種站在更高高度察看市場對於應用需求的發展方針,成功說服了他。正是這種與以往截然不同的想法,引起了王兵的興趣,決定加入EFI。

完整的「生態系統」—軟件與硬體的高度配合

EFI馮志良、姚瑋倫與本會榮譽顧問薛世儒、王兵合影

EFI馮志良、姚瑋倫與本會榮譽顧問薛世儒、王兵合影

近年EFI大力發展列印產品組合業務,讓人產生公司逐漸轉型的想法。對此,王兵作出了解釋。他說道,公司形象的變化在於發展方針有變所致。早年EFI以軟件出身,站在較後面的位置;但是,隨著近年公司以已經擴充了在硬體業務上的發展,便站出來,推出與公司軟件完全配合的一連串的解決方案,發展成綜合型創新技術公司。

過去,EFI的軟件大多與代工生產廠商(OEM)作配套,但現在則選擇接觸更多客戶,宣傳公司的Fiery數字前端伺服器,以配合自家的硬體技術,向客戶提供完善的整體解決方案。王兵補充道,他接任的大半年以來,EFI已經收購了四間軟件公司,可見公司對於軟件業務依然投入和重視。他們看到這些軟件公司大多只針對某些環節、市場,而EFI希望透過收購、整合,向客戶提供統一、集中的軟件服務。他們現時後台的軟件版本、用法全部統一,就是為了提供高質素、統一的應用服務。不僅如此,EFI也致力於創新技術的研發。EFI每年均會投放16%的營業額於創新技術的研發之上,近年為了配合國家對環保的要求,公司成功研發了LED冷溫固化技術,希望以更低成本、更少浪費,並擴大應用材料的範圍,發展具競爭力與環保優勢的技術。

他指出,以往提供軟件服務需要大量人手配合,所用人力很多,難以應付;因此,他們現正努力推動自動化、系統化的軟件組合以提供客戶,再為他們尋找服務供應商。除了軟件之外,EFI亦大力發展其硬體業務。王兵舉例道,市面上幾乎所有經營噴頭的公司都與EFI合作,可見EFI發展硬體業務的成功。而且王兵認為軟件與硬體是不可分割的:按照不同的行業,再考慮所需的軟件服務,所以其實是透過「軟件推動應用」。對於EFI而言, 他們希望通過增值印刷和提升生產力幫助用戶實現從模擬印刷向全彩的數位化印刷進行轉型。

數碼列印與廣告市場

訪問剛結束,王兵便立刻與姚瑋倫、馮志良交換在香港辦研討會的意見

訪問剛結束,王兵便立刻與姚瑋倫、馮志良交換在香港辦研討會的意見

在廣告市場,不少數碼列印技術近來備受注目,令人疑惑這些列印技術是否只是一時流行。王兵指出了數碼列印技術的優勢,並點出了EFI機器和墨水的優勢。首先,他同意數碼列印技術,例如局部上光,是永遠都有需求的,所以並不會曇花一現;數碼列印技術現時的優勢在於高速度以及在紙板或硬紙材料的良好效果之上;EFI的機器則有更過之而無不及之處:「公司能夠利用機器自身的多個噴頭,一次列印出七至八個色彩,更能多加兩個噴頭作列印白墨之用,亦能再加兩個噴頭作局部上光;雖然單張價格較高、產能較低,但EFI使用的墨水是達到戶外級別的。而且,公司在發展硬體時以廣告業務作為起步點,對於惡劣環境十分注意,因此墨水對於氣候的耐受程度極高。我們生產機器會考慮墨水的油度、乾燥度、堆疊之後的黏度。」尤其現在的廣告市場,材質千變萬化,在北京最近一個成功個案中,客戶要求在皮革上進行列印,EFI便需要作出多重考量。

就現行的技術來說,EFI可以支援能夠拉伸十倍而不會出現斷裂的墨水,這是過去印刷界從未想過的。同時,因為要兼顧多重效果,列印的速度難免較慢,EFI現有的機器列印的速度一般為每小時五十至一百平米左右。不過,近年市場趨向文化、藝術與短版優先,不再每每以批量為先,為EFI造就了機遇,亦與印刷行業的發展不謀而合。

印刷行業的轉變與香港印刷市場

當談到印刷行業時,王兵認為過去印刷行業是以規模銷售發展,當印刷量越多,成本則越低,利潤亦會增加。因此,導致行業慢慢變得單一化、專業化,分類變得十分仔細,不會出現牽強湊合的情況。這令他思考行業的模式與未來趨勢有所不同:「未來的市場偏向具技術成分的個性化、高附加價值、利用數碼技術的小批量化生產,更貼近應用。行業有所轉變之後,個性化會使客戶與業界靠得很近,減低純粹依靠價格競爭的情況。」

同時,他認為高度個性化並不一定會降低行業利潤;反之,他以廣告與藝術家作品為例,表達越高的個性化越能提高價值的看法。他認為,印刷行業能從設計開始,使用富個性化的設計軟件。過去印刷業界並沒有這種技術,但現時相關支援技術越來越多,客戶也有專業化的需求,可考慮提供二者並存的服務。現時既然技術手段已經出現,就可以開始嘗試與客戶接觸。如上述所言,無論是軟件還是印刷品市場,均著重文化、藝術與短版優先。所以,他意識到自己與印刷界其實已經越走越近。

走得越近,王兵越注意到香港印刷市場的問題。十多年前,香港在引進技術方面一直站在領先位置;然而,由於工廠北移,近年香港的技術出現停滯不前的情況,部分工廠的技術更是顯得落後。本會名譽顧問薛世儒亦補充到,香港廠家不敢投資太多,而中國技資較多,亦是技術發展停滯的原因之一。對此,王兵希望向香港市場多推廣嶄新的數碼印刷技術,同時希望透過舉辦研討會,利用經驗分享,令業界思考和討論未來的發展方向,與時俱進。是次王兵抽空接受本會訪問的其中一個原因,亦是希望把新的技術推廣到香港市場。他亦注意到香港業界對研討會的參與比以前少,所以希望想出一些較有針對性、令人較有興趣的主題,邀請不同廠商、公司參與,吸引業界出席。

EFI VUTEk 5r能夠應用於外牆廣告、燈箱、廣告牌等,實現功能最大化的設計理念

EFI VUTEk 5r能夠應用於外牆廣告、燈箱、廣告牌等,實現功能最大化的設計理念

走入各個市場

EFI軟識標客戶體驗日

EFI軟識標客戶體驗日

由於技術支援越來越多,EFI走入的市場亦越多越廣。談到EFI與其他市場的合作,除了廣告製造,首先想到的定是瓷磚市場。王兵指,廣告製造上所用的油墨已經應用甚廣,上至建材、下至玩具模型,均被廣泛使用。包裝印刷是EFI注意到的市場,NOZOMI系列的出現,正好表現了公司對於發展包裝印刷市場的決心。在EFI推出的新油墨中,已有能用在包裝印刷上的產品,公司亦正進一步在建材方面作研究,發展適用於玻璃、鋁板、木板等物料之上的油墨,以緊貼這些正在步向數碼化的行業。

至於瓷磚列印數碼化在中國市場佔百分之八、九十,發展十分成熟、穩定。對於未來半年的計劃,王兵估計會大量投放時間於發展數碼紡織上。他指出,中國紡織業中數碼紡織大概只佔百分之二,滲透率很低,對EFI而言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他希望透過推出新的機器,把數碼列印發展得更多樣化,走入各個市場。

要發展多元化的市場,除了機器、技術的研發之外,宣傳工作亦十分重要。EFI利用現有的設備設置不同的展廳,譬如皮革、木板等展廳,讓現有客戶看到公司設備能做到的應用效果,好讓他們對準自家行業的市場趨勢,找到合適的服務。同時,EFI會定期舉辦客戶活動,或帶客戶參觀展廳,以找尋更多商機。

2017年上海國際廣告技術設備展覽會上,EFI全體工作人員合影

2017年上海國際廣告技術設備展覽會上,EFI全體工作人員合影

充滿挑戰性的行業

對於自己的工作,王兵笑指「問題總是有,但還是喜歡自己的工作。」在他看來,工作就像以遊戲一樣,現時的工作以至整個行業都充滿挑戰性,隨著時代進步,市面有越來越多的技術與機遇,每每讓他學到很多;工作當中又能認識許多業界好友,互相交流對於行業的看法,這些對他來就都是美好的經歷,令他十分享受。

後記

筆者有幸訪問工作忙碌的王兵博士,透過採訪,深深體會到他對工作的熱愛。當被問到有何興趣時,王博士笑著指自己只有工作;採訪結束後,王博士急不及待與同事討論對於在香港辦研討會的看法。就如他所言:「在EFI的日子過得太快了」,這些反應都顯示了他對工作的熱情與投入,令人十分欽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