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印藝 X 生活 協同創新產品徵集活動 「香港印藝優秀產品」得獎組合巡禮(七)

香港印藝學會去年成功向香港特區政府申請BUD專項基金,推動香港印藝業界進軍內地中高端印藝市場,以及更多跨界合作創新。去年年底舉辦「香港印藝 x 生活」為題的協同創新產品徵集活動,選出二十件優秀協同創新產品到內地展覽會展示。這次訪問的「設計師+印刷人」組合分別富誠印刷國際有限公司 – 陳家樂和日進製品公司突破機構,由他們講述當中合作的過程和經驗,作為與業界的分享和借鏡。

牽動發展 以設計發揮印刷價值 富誠印刷國際有限公司 - 陳家樂牽動發展 以設計發揮印刷價值
富誠印刷國際有限公司  陳家樂

智能手機大行其道,成年人機不離手,不少小孩更是樂在其中。有香港印刷企業仍然埋首於棋類遊戲製作,並找來設計師合作,希望重新燃點小孩對傳統玩具的熱情。

相信不少香港人都有如此的童年回憶:跑到附近的小玩具店,買一套三塊幾毫的飛行棋、康樂棋、象棋……再找來幾個朋友或同學圍起來「捉棋」,這樣便樂上一天了。「時代不同了,很多遊戲都搬到手機,小朋友都是一人一部手機,父母也一樣,各自各玩,低著頭看著手機就一天了。期間可以完全不說話、零交流,我相信這樣建立的親子朋友關係也不會健康吧!所以傳統印刷出來的棋類遊戲仍是有市場的。」吳競輝(John) 說。

相信香港印刷界對John並不陌生,他是香港印藝學會名譽主席,並在其他與印刷及出版相關的商會、公營機構及政府諮詢組織等擔任要職。今次在「香港印藝Í生活 協同創新活動」中獲選的「《遊歷離島》親子遊戲組合」,便是由John擔任董事的富誠印刷國際有限公司 (下稱富誠) 負責開發和印刷。「富誠已成立了三十多年,生產的產品種類很多,當中兒童遊戲套裝更是強項。今天的需求比以往是少了,但經驗告訴我們,只要產品有它的獨特價值,市場還有潛力。」

《遊歷離島》產品介紹:《遊歷離島》
讓這套親子遊戲,帶領你和你的孩子認識香港離島的歷史、文化和習俗,了解昔日風貌!主角小魚布布對新事物的好奇性格和冒險精神,驅使它由溪流游到大海,探索香港特色島嶼,帶出海洋保育的概念、珍貴生物的多樣性,宣揚對文化遺產的保留、尊重與欣賞。立即跟隨布布盡情遊歷,尋找途中遇到的意外驚喜!

發掘新世代的優點

對比John和富誠的豐厚經驗,負責設計的陳家樂 (Raul) 卻是一位仍在求學的年輕設計人,「遊歷離島」是他修讀視覺傳意 (visual communication) 課程時的習作。「由小漁村發展成國際大城市,香港是擁有很多歷史故事的地方,值得小朋友去認識,但生活太繁忙,有意義的事物最容易被忽視。想到可以將故事融入遊戲之中,讓小朋友遊戲之餘也認識到香港歷史。」Raul解釋著他的創作意念。John進一步補充:「Raul的創作意念很好,利用故事手法可以大大豐富遊戲內容,隨著事情的發展和演變,又再產生不同的內容和遊戲,推斷這個意念往後有很大的發展潛力。這也是香港新一代設計師的優點,除了美學外,在內容、文字都有掌握能力,出來的設計有更佳詮釋,所以決定把Raul的習作變為真正的產品。」

「遊歷離島」以主角小魚布布的遊歷為骨幹,道出香港離島和漁村的歷史故事

「遊歷離島」以主角小魚布布的遊歷為骨幹,道出香港離島和漁村的歷史故事

著重印刷的獨有價值

加入畫框設計,更容易保留小孩子的創作

加入畫框設計,更容易保留小孩子的創作

「遊歷離島」講述故事主角小魚布布到大澳、長洲、南丫島遊歷,透過遇到的突發事件和任務,讓遊戲者認識著名地標和了解當地的獨特文化。「Raul早段的創作是從手機程式入手,但經過討論和分析後,決定以印刷為起點較適合。實體遊戲棋更能促進親子活動,這是印刷才能創造的優勢和價值。在打開了市場後,再開發手機程式,加深產品的價值和闊度。」John說道。

除了製造更多互動機會,印刷對遊戲設計也帶來更多元素。「例如填色部份,如果在手機版本,完成後只會保存在手機內,但印刷版本不單能保留實物,我們更增加了畫框的設計,可以將作品掛起來,相信任何一位家長和小孩看到都會高興。」

在不同地標遇到的突發事件,與當地的風土民情也有直接關係

在不同地標遇到的突發事件,與當地的風土民情也有直接關係

印刷與設計的互相牽動

從手機程式改為印刷,單是構圖設計已有很大改變,還要配合印刷的要求,對一名還在求學的設計師甚具挑戰。Raul回想當時情況:「要兼顧的事情很多,像其中一件遊戲配件,是用卡紙摺合成的大澳警署。當時只想到將圖畫好便可以,但這是影響到印刷出來的卡紙大小,更影響到整套遊戲的包裝尺寸,這些就需要印刷廠的提醒和指導。」

John說:「Raul是年輕的設計師,對印刷的掌握始終不夠熟練。我們提供意見,不但能幫助後期的印刷工序,更重要是讓他們認識印刷的可能性,在設計階段時已融入並加以發揮,帶出更佳的效果。同樣印刷也需要年青的設計師,將新意念帶入工廠,引領我們進步,這就是印刷與設計的玄妙之處。」

富誠印刷董事吳競輝 (John)(前左)、營業及市務經理吳嘉浚(Gaston)(後左)、「遊歷離島」設計師陳家樂 (Raul) (前右)及項目策劃人蕭琬璍(Connie) (後右)

富誠印刷董事吳競輝 (John)(前左)、營業及市務經理吳嘉浚(Gaston)(後左)、「遊歷離島」設計師陳家樂 (Raul) (前右)及項目策劃人蕭琬璍 (Connie) (後右)

向內容和技術繼續延伸

「遊歷離島」的潛力在於其故事延伸性,下一步要看小魚布布再到哪裡展開新旅程。Raul說:「香港擁有獨特風土民情的地方很多,例如坪洲、新界圍村等,只要精心鑽研,可以發展出更多系列。我們還可以創造其他角色朋友,從海、陸、空三個不同角度切入,拓寬小朋友的視野。」

John則由技術層面去看以後的發展:「我們並沒有放棄開發手機程式,只是把印刷作為起點,再逐步加入新元素,例如利用AR技術,將印刷和手機版本結合,帶來更豐富的互動感。」而作為富誠新一代代表的吳嘉浚(Gaston)也說:「父親經常說『印刷仍然很好做』,我很認同這番說話,重點是怎樣在原有基礎上添加新元素,甚至聯乘其他行業,成為新方案推銷給客人。『遊歷離島』是一個好示範,希望將來有更多機會與其他上下游合作,創造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以載道 與年青人同行成長
日進製品公司 - 突破機構

相信不少香港人都會認識突破機構的「火柴人」。這個土生土長的角色,長期向年輕人發出正面訊息,衍生的商業產品種類繁多,當中的「火柴人打氣書帶」更在「香港印藝 x 生活 協同創新活動」中獲選。

在了解「火柴人打氣書帶」的創作和製作過程前,必須先認識創作火柴人的突破機構。「突破成立40多年,以服務青少年為主,幫助他們找尋人生的重要價值,健康和快樂地成長。學校、家庭和社會對青年少的成長有直接關係,我們也圍繞這三個系統提供青少年的文化、教育和服務。」副總幹事吳渭濱博士 (Stanley) 這樣介紹突破機構的背景。

火柴人打氣書帶產品介紹:火柴人打氣書帶
不屈不撓的「火柴人」,以「與其咒詛黑暗,不如燃燒自己」的信念,成為年輕人追尋生命的榜樣。今次化身成為”Be Strong”、”Goal”、”Add Oil”、“Never Give Up”四款書帶,為埋首於書本之中的你打打氣。
突破機構副總幹事吳渭濱博士(Stanley)

突破機構副總幹事吳渭濱博士(Stanley)

作為與青少年接觸的途徑

問題來了,服務青少年怎會與「火柴人打氣書帶」扯上關係?Stanley說:「與服務對象溝通需要媒介,我們就以『火柴人』為媒介,利用它的故事帶出青少年成長時面對的需要和重要價值,再配合延伸的產品銷售。我們的產品除了美觀,是青少年人需要的生活產品,更會承載著正面的訊息。」但當涉及產品銷售時,難免與機構的非牟利性質有所衝突,Stanley進一步解釋:「我們不是要從中謀取暴利,但提供服務是需要資源,銷售是支持突破能持續服務青少年的基礎。另一方面,當有青少年來購買突破的產品,代表我們成功與他們接觸,他們也認同我們的工作,這對開展後續工作很重要。這就是營商與使命之間的平衡點。」

突破機構產品設計師麥偉林(Normen)

突破機構產品設計師麥偉林(Normen)

以合適產品裝載正面訊息

「火柴人」是突破機構創造出來的經典角色,誕生十多年以來,一直由突破的設計團隊負責管理,團隊的產品設計師麥偉林(Normen)說:「作為與青少年溝通的途徑,(我們)每年為『火柴人』製作百多款產品。『火柴人』的名言『與其咒詛黑暗,不如燃燒自己』和『剛強壯膽』,是設計禮品時的核心思想和價值,通過『火柴人』的經歷,與青少年產生共鳴。」現在是人人有手機的年代,既然是針對年青人市場,豈不應做回手機相關的禮品嗎?Normen這樣回答:「手機以外,書本仍是年青人最有機會接觸的媒介。書帶的獨特之處,是無論中間夾住了多少頁,『火柴頭』都會堅強地凸出來。四款書帶各附有一正面個訊息,希望年青人在書本中埋頭苦幹時,鼓勵他們像火柴人般堅毅不屈,繼續奮鬥下去。」

四款書帶分別附有”Be Strong”、”Goal”、”Add Oil”及”Never Give Up”的正面訊息

四款書帶分別附有”Be Strong”、”Goal”、”Add Oil”及”Never Give Up”的正面訊息

印刷人的誠信

「火柴人打氣書帶」的製作及包裝印刷是由日進製品公司負責,雙方不知不覺間合作已有十多年,算是一對老拍檔。日進製品的經理易廣榮(Paul)說:「我們合作起來已很有默契。當設計師交來設計,會先安排做手板,說明哪些地方在生產時有困難。普遍的設計師都會堅持己見,但只要有足夠證據來說明原因,他們是會接受的。」除了生產上的困難,日進也會為產品的包裝提供建議。

日進製品公司經理易廣榮(Paul) (右)

日進製品公司經理易廣榮 (Paul) (右)

「例如書帶的包裝卡紙,初期設計是沒有偷空的,包裝時整件產品便脹起來,從外觀、運輸,以至上架銷售時都會造成麻煩,我們便建議做些修改。」

突破機構的高級製作統籌高葆玲加以補充:「日進的幫忙不只在生產上。突破每年有百多款新產品,款式多但數量少,無疑對工廠造成很大壓力,但Paul繼續支持我們。我還記得有一次因為一些誤會,部份次品從工廠流出了市場,當時知道後立即通知Paul,他們也不惜一切將所有次品都收回來。這不只顯示他們重視誠信,也是對設計人的尊重,我們很樂意繼續與他們合作。」

中間人的作用

「火柴人打氣書帶」的成功,除了有設計師Normen和印刷人Paul的付出,負責聯絡及跟進的高葆玲也是功不可沒。在為數十人的突破設計團隊中,包括高葆玲在內就有兩位同事負責這項工作,目的是確保負責設計的同事能安心專注於創作上。

突破機構高級製作統籌高葆玲

突破機構高級製作統籌高葆玲

日進的Paul說:「在溝通上高小姐的角色很重要,始終設計師與工廠的考慮點不一樣,高小姐擔任了調解人的角色,中和了雙方的分歧。」Normen也說:「高小姐在預算控制也做了不少功夫,我們的產品才得以面世。」

高葆玲解釋:「我們需要顧及青少年市場的負擔能力,加上機構的性質,產品訂價不可能太高,比其他商業機構我們在成本預算的管理自然要抓緊一點。」

成為年青人發揮創意的舞台

突破機構以創意文化產品作為青年人溝通的橋樑,成績有目共睹。在不斷推出產品之餘,突破也積極建立分銷渠道,除了百貨公司、書店或禮品店,更設有「突破書廊」,提供銷售及青年人的創作空間。Stanley說:「突破一直參與香港文創產業的發展,涉及的範圍包括設計、製作管理和分銷零售。下一步是透過在文創產業鏈上建立的資源,提供更多支援予年青人,例如舉辦創意培訓課程、為具有潛力的構思試製產品、在突破的場地舉行展銷等,希望突破機構能成為香港文創產業的平台,為青年人搭建發揮創意和活力的舞台,與他們同行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