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業遠不止於紙媒-專訪香港印刷出版媒體業工會主席陸偉豪

香港印刷業工會適逢80周年,正式易名為香港印刷出版媒體業工會 (下稱工會),這改變到底蘊含了甚麼寓意與對未來的抱負﹖本會是次有幸採訪工會主席陸偉豪,除了請他分享於印刷業界工作多年的經驗外,亦與讀者剖析目前香港的印刷行業前景與他對於行業的願景。

文 • 郭曉君
圖 • 香港印刷出版媒體業工會

香港印刷出版媒體業工會主席陸偉豪

香港印刷出版媒體業工會主席陸偉豪

與香港印刷業密不可分的關係

陸偉豪於1979年加入香港政府物流服務署印務科(前身為香港政府印務局),展開了與香港印刷行業密不可分的關係。訪問當天,陸偉豪向我們提到,原來早在1980年左右,他便加入香港印刷業工會,成為會員,並在當時的前輩引領下協助工會舉辦一些有關印刷管理與估價課程的工作。

多年以來,陸偉豪投身於印刷行業,為印刷界的發展默默付出。談到在政府工作與現在擔任工會主席最大的不同,陸偉豪認為兩者在工作心態、接觸層面上都有所不同。他解釋道,以往的工作負責香港官方印刷的生產運作,主要為市民服務,同時亦不諱言那是一份謀生的工作;至於現在擔任工會主席,則屬於義務性質,需要擁有一分想為行業持續發展而努力付出的熱誠方能勝任。接觸層面方面,以往較像「接生意、搞生產」的工作模式,主要處理內部工作;現在需要面對的人、事、物層面甚為廣泛:上至機構負責人、下至工人;近至本地企業、遠至國內外的相關團體等。

其實,早在印務科工作的時候,陸偉豪已經體會到對於行業的使命感。他向我們分享了在印製中英聯合聲明與非典型肺炎 (SARS) 猖獗時候的難忘工作體會。1984年,中、英兩國政府簽署聯合聲明,當時印務局必需24小時不停運作,方能及時把「白皮書」印製好,送到每位市民手上。彼時陸偉豪作為管理層,深感部門的社會責任zd1另外,在2003年,SARS對香港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印務科亦因為要不斷加印出入境申報表與提醒市民注重個人衛生的宣傳刊物,忙得不可開交。那時候他認為承印的文件都是「社會任務」,更萌生了希望同事認同這種責任的念頭。這念頭與現時的公職工作可謂不謀而合。

除了兩次讓陸偉豪了解作為印刷業界的社會責任的難忘經驗外,部門兩次的廠房搬遷亦讓他感受深刻。回憶80年代第一次搬廠,當時機器體積較小,大部分只是雙色印刷機,部門只要確保搬遷過程不影響日常運作便可,各方面的籌備工作都相對簡單;第二次的搬廠於2015年進行,過程較上一次複雜得多。除了保持日常運作之外,在兩次搬廠期間,部門已添置了不少機器,而這些印刷設備由於科技的進步,很多都有網絡連線功能、體積更大,搬運起來不甚方便。同時,由於是公營的生產部門,印務科有責任以身作則,在遵守所有有關條例下,進一步做好環保和節能的措施。搬廠的籌備過程讓陸偉豪十分感觸,讓他再次感受到印刷行業的發展在二十多年間的重大轉變。

香港印刷出版媒體業工會—在新時代接受新挑戰

香港印刷業工會80週年晚宴邀得眾多業界好友一同出席,共襄盛舉

香港印刷業工會80週年晚宴邀得眾多業界好友一同出席,共襄盛舉

香港印刷業工會於2017年9月29日進行了易名儀式,正式把會名改為香港印刷出版媒體業工會,並於同年10月1日開始為印刷出版媒體業從業員服務,這亦是由於行業發展的變化所致。作為一個工會組織,80年並不算短,忽然易名,緣由難免引人關注,陸偉豪向我們娓娓道來。他說道,「隨著科技進步與市場需求的轉變,印刷業邁向數碼化和多元化階段,印刷媒界已遠不止於紙媒,跨媒體成為大勢所趨。」在這情況下,印刷行業面對很大的挑戰:一方面面臨市場萎縮、工廠倒閉或北移、國內市場與香港市場競爭激烈;另一方面,從業員流失轉行、青年人不願入行。作為從業員唯一的印刷業工會,亦難免遭受挑戰。

適逢80周年,工會認為在新時代就要接受新挑戰、就要有新思維,因應印刷業的轉型為基礎的大前提下,工會銳意擴展,開拓媒體、出版的版圖,更不會固步自封,提出「媒體也是資訊傳達的一種渠道,與印刷相關的前期工作其實無異」的想法。易名正是第一步,向外界、業界展示工會與時並進的積極態度,期望在新的歷史階段再創新猷。

印刷業界未來的發展方向

新會名啟用剪綵典禮活動照片

新會名啟用剪綵典禮活動照片

談到工會面對行業的困難時期有何對策時,陸偉豪除了介紹了工會的日常工作外,亦反覆強調了吸引新人入行與工友自我提升的重要性。他從兩方面剖析當前印刷從業員面臨的問題:其一,基於社會對印刷業前景的不了解,以及某些家長的引導,青年人對印刷行業認識較少並產生偏見,導致甚少新人入行;其二,行業對於從業員的整體福利,包括工資、假期等配套呈退步現象,令從業員出現轉行、不太願意提升個人技藝的情況。對此,工會積極與商會進行磋商。

遠在50年代,印刷業工會已成為香港製造業最先與商會簽訂勞資協約的工會,建基在這良好的關係上,工會向商會提出增加從業員有薪假期談判,長遠希望把辦公室員工得到的假期配套帶到生產工友當中,討論增加行業假期的方案,再次成為製造業界領先者的可行性。陸偉豪認為,印刷業是在眾多行業中,能維持工會與商會的友好關係的行業之一,十分難能可貴,希望藉此一步步提升工友權益,增加行業歸屬感,更好地回饋社會。

香港印刷業工會與香港印刷業商會於1991年修訂的勞資協約

香港印刷業工會與香港印刷業商會於1991年修訂的勞資協約

在工友自我提升方面,陸偉豪指出,這是業界當前較難實現的目標。他翻閱職業訓練局出刊的2016年業界人力調查報告,報告與2014年度相比,香港印刷及出版行業從業員都出現負增長情況;同時發現現時行業當中有近三成公司為印務代理,即為「無機」公司,與以往印刷行業鼎盛時期實行的「師徒制度」不同,工廠北移導致本地工友減少,中小企又相對缺乏對員工安排有效的培訓機會、工業學院更因時制宜,改變了學校原有的核心技術相關課程,業界單方面依賴工友們自我增值亦無濟於事。但是,他亦強調,沒有老闆會放棄工作態度積極、願意自我提升的好夥計。

工會不定期舉辦技術講座,邀請行業資深前輩就不同主題進行分享

工會不定期舉辦技術講座,邀請行業資深前輩就不同主題進行分享

所以,工會定期舉辦技術講座及培訓課程,邀請行業資深前輩就不同主題進行分享。近來為了配合列入服務群的出版、媒體從業員,舉辦的研討會和課程所探討的話題亦變得更多姿多彩。除了印刷技術之外,工會亦協助工友擴闊社交圈子,透過婦女部、青年部及康樂部等部門定期舉辦的活動,集合不同的從業員,讓他們互相認識,結交行內友好,一方面拓展社交圈子,另一方面亦能增加對行業的歸屬感。

至於吸引年青人加入方面,陸偉豪覺得應先令他們對印刷行業改觀。環顧香港現況,很多從事出版、媒體工作的青年人均認為印刷與自己無關,工會易名後,正好讓業內人士與社會各界了解,印刷、出版與媒體業是息息相關,改變對行業的看法。工會亦與不少職業導向院校合作,舉辦分享會,讓在學青年了解印刷行業;又設立學生社員,讓學生了解學術以外的行業資訊,希望吸引他們入行。

新血加入,質量亦十分重要,讓他們於入行前先了解行業性質,能避免他們貿然加入行業的情況,有助行業健康發展。要吸引新人入行,其中的宣傳工作必不可少。工會現時除了恆常的季度通訊刊物外,亦會以Whatsapp、WeChat、語音等媒界宣傳與推廣會務,與時俱進。

願景

工會每年也會舉辦旅行活動,以聯繫工友間的情誼

工會每年也會舉辦旅行活動,以聯繫工友間的情誼工會每年也會舉辦旅行活動,以聯繫工友間的情誼

最後,被問及對於行業的願景,陸偉豪期望老闆與從業員不要只著眼以往的行業光景,更要放眼未來,作出更多元化,更高增值的改變。由於紙媒需求數量減少,在近年一帶一路和大灣區的風潮下,資方有新的出路,需要更多人才。他希望工友能思考更加多元化的自我增值,以配合市場需求;同時,資方亦要多思考印件的附加增值,尋求業務上的提升和多元化發展。

陸偉豪相信,只要大家共同努力,壯大行業實力,外界自然會改變對行業的看法。以上種種審時度勢的目標與工作,都是為了希望政府能多留意這個彌足珍貴的行業,讓這文化產業得以在香港這片土地上持續發展。